搜尋
  • 新 老

《紫欲》第003章 龍王在世

雖然色夢如故,我的精神卻漸漸好了起來。

今天閑得無聊,準備去古玩街逛逛,忽聽敲門聲,我平素也沒什麼朋友,心想該不會是父母的友人來串門,只是他們都上班去了。

我習慣性的問了句,“誰啊?”

“我,文博穀,”

“文博古是誰?”不過我馬上了然,這聲音明明就是文老道嘛!咦,他怎麼找到我家的?他來作甚?

不過我還是趕緊開門納客,將文老道請進客廳。

“就你一個人?”

“對啊!”

文老道問得有點奇怪。

文老道噗通跪倒在面前,我呆了足足三秒才緩過神,慌忙去扶,“哎呦!這算什麼事?道長這幹什麼啊?”

我腦子飛轉,莫不是我給他這點碎錢令他感動至此?不可能啊,兩百多元也就普通人三天的工資。

“龍王大人!”

文老道抬頭哽咽著,眼裏滿溢熱淚。

我腦子轟隆作響,龍王?你還是龜丞相呢?悟空大鬧天空看多了吧?哦,他一定是看的西遊記。唉,這老道終於瘋了!

“快起快起,有話好說!”

我思忖怎麼把他給請出去,真是要命,怎麼辦,一個瘋老道。要不我再給他兩百?唉!倒楣催的。

文老道不肯坐,我也只能幹站著,“這樣很累的,道長,我們都坐吧,這樣我們才能好好談,”

文老道忽然又給我磕了一個頭,我也忙跪下,見鬼,受了這七八十歲老道的頭可真是要折壽的。“別別,別這樣了!”

“好了,我這就坐,”

文老道舒了口氣,終於坐到了飯桌的椅子上。我家的客廳只放了一張飯桌,八張椅子。既會客又當餐桌。

“你一定以為我瘋了吧?”文老道問我。

“啊!”我愣了一下,“呵呵,”沒有正面回答這尷尬的問題,不過此時文老道目光迥然,完全不似瘋魔。

“那個頭並不是對你磕的,是對龍王!你現在體內有龍王真魂,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,”

“龍王?難道是那位海龍王?”我差點笑起來,我的水性也不算太好,上輩子什麼時候在海裏過了?但見文老道很莊重的模樣,又只得強忍。

“呵呵,肯定不是,其實呢詳細的我也不清楚,而有些也不便說,因為天機不可洩露。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,”文老道有些裝模作樣,這是不是一個坑,恐怕我那五百元的存款又得貢獻掉了,於是警惕起來,“咳,嗯,嗯,請說,”

“龍王的來由就得涉及到遠古了,他有著超凡的附魂攝魄能力,我的道祖對此也只是留了些隻言片語,”

我愣了半晌,“文道長,搞錯了吧?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什麼龍不龍王的?文道長,你是不是最近缺錢花了?搞這麼玄的玩意出來糊弄我呢?”

我也有點生氣了,這文老道肯定不是老糊塗,他想做什麼?以為我是三歲孩子呢?

“我知道你的反應會這樣,別急,你聽我說,能否泡點茶水?有點渴了,”文老道眼裏滿是恭敬,看在他和我近十多年的交際,雖然中斷了十年。上門都是客。

於是我拿來了一些茶葉,泡了杯茶端到老道面前。

“多謝多謝!”

“可以說了吧,”我也沒什麼好耐心,想著該怎麼讓他走人。

“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人了?”

我吃了一驚,他怎麼知道的?“我,哦,上月是遇到了一個人,一個女人,”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,這過程有些難以啟齒。

“她誘惑你了?”

“而且她應該非常有魅惑能力是吧?”

我怎麼覺得文老道的笑有些色眯眯的模樣,不覺很不自然地扭動了下身體,“你怎麼都知道啊?你?”我突然想到什麼。

我刷得站起,差點將桌上的茶杯撞翻,“你,你是和她一夥的?”

文老道倒是很淡定,“自古正邪不兩立,我道怎麼可能與她那種魅道一夥呢?呵呵!”

“那你又知道這麼多?”

“只是猜的,像你這般忽然的憔悴,還是一副腎虧模樣,完全就是因為縱欲所致嘛!”

我頓時汗顏,正想找個地洞鑽,那邊文老道還在繼續,“是前些年道祖托夢,說龍王已出世,讓我遍尋江南,十年來卻一無所獲。我的感應最強的就是這個古鎮,所以還是返回這裏繼續守候。”

“想不到我尋找這麼多年竟然是你,易鯤!”

“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我知道他在胡謅,這時候有點好奇這老道到底想幹什麼。

“如果遇到一位命理極度混亂,又身藏龍王大侍女鐘靈倩魂魄,且在關鍵時刻印堂出現一個龍道印光之人,便是龍王本尊!而你全都符合!”

老道言之鑿鑿,我當然不可能信,忽然發現裏面有個大漏洞,“呵呵,文道長你也太會扯淡了吧,龍道印啥子光,我怎麼沒看到?另外既然龍王是遠古人,那你怎麼認識什麼鐘靈倩的?難道她臉上刻了她自己名字?哈哈哈!”

文老道被我嘲笑也不尷尬,他放下茶杯,“這你就不懂了,我和龍王一脈其實同宗,你我還有龍王侍女都會出現這個龍道印光的,只是現在以你目前的道行還看不到而已!”

我當然不會被他唬住,“哈,既然我都是龍王,怎麼就沒有道行了?”

老道慢悠悠呷了口茶,自顧自說道,“茶葉雖次了些,不過還好,”

他抬眼看了我一眼,“龍王還未與你完全契合,他的修為也不是一天兩天就是融合於你的。不過,你已有了一點附魂他人的能力。也許你那些夢,其中就有幾個並非是夢,而是你的天魂出體附魂到他人靈臺去了。”

我忽然想到那天的豔夢歷歷在目,難道就是附魂?“確實有一個夢,簡直就是我真實經歷過的那般,到現在我都能記起每個細節!我成了張嘯,還有個老婆,實在是匪夷所思!”

“對,正是他帶你精進,只有讓你經歷極苦極難極欲極色,你的修為才能最快與他相融。龍王行事貌似毫無章法,其實極有遠謀,你的天魂也帶著他的意志,你且寬心,不會有事的!”文老道很堅定的模樣。

“我難道是龍王轉世嗎?”我幾乎有點心動了,既然龍王能帶我一路觀景賞色,又何樂不為?

“龍王從未轉世過,他一直都在某處修行,不過已經出山了。你呢,是命格和龍王相同,有幸在機緣下與他合魂了!也是我那符箓起了點作用!”

“啊,你那個符箓不是辟邪的?”

“咳,是引魂的!”文老道臉上有點尷尬。

“啊!為啥要幫我招引龍王的魂?為什麼是我?”

我全身因驚悚而緊繃,眼前的老道突然面目猙獰可怖起來,如果我是龍王轉世還說得過去,你幫我引來什勞子的鬼魂算什麼狗屁倒灶的破事!

文老道又咳嗽一聲,“當初見你的命格與那龍王相合,我就放了張符箓於你。”

“小易,不必害怕!龍王道行非凡,尋常之人根本請不到他的真魂。如果請到他那便是幾千年修來的福運了!”

我還是很不安,畢竟與什麼遠古龍王的意志合魂,誰知道會出現什麼爛事,對了!噩夢連連不就是!

“哪有什麼福運,自從我丟了那道符,便一天到晚做鬼夢!每次都能把我嚇半死!你那位龍王可把我害慘了!”我恨恨地說。

“我那道符不是丟了,而是遇到龍王自然便化了。至於你晚上多夢,夢很稀奇古怪吧。龍王豈是等閒,與你合魂,必有他道理。你也自有能承接他能為的能力,只是但凡新舊交替之際皆有一個過程,熬過去就雲開霧散了!”

“小易,你和他的機緣並非我那道符箓能決定的,在五十多年裏,我放出去少說都有幾萬條符箓了,你是第一個接引到龍王,出現龍道印光之人!”

我有些洩氣,這老道真說不過他。現在我很混亂,不知道眼前的老道說的是真是假。

算了,當故事聽吧。

“喔,勞煩請教一下,那個什麼白玉蓮為什麼要,要勾引我?”我很想聽聽他怎麼解釋那件事。

想起道長居然能看得出我遇到此等豔事,也許他真有點道行吧。

文道長拿起水壺往茶杯倒了些熱水,“這事說來話長,他們是比我更早找到你,不過他們也沒能最終認定你就是龍王。否則你就不在這裏了。”

“啊?我會出事?”我矢口叫道。

“莫慌,他們要的是龍王的靈力修為,聽聞他出山之後,他們就在全世界各地尋找和測試。你遇到的白玉蓮,極有可能便是其中之一!可惜,他們沒有我道的那種本事,看不到龍道印光,哈哈!”

第四章

1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《紫欲》 第002章 幻色

過了足有一個多月我才緩過來,身體卻變差了,因為夜夜噩夢夾雜了春夢。我思忖著是不是要去找個道士解解這事,畢竟這事實在太邪門。 其實我一直都在打聽十年前給我那張符箓的老道,有人說他去雲南,也有人說是西藏,此人也沒有一個固定住所。那天也是偶爾在二手書店的算卦攤遇上的。 他只望了我一眼便叫住我,說等等,當時還在想今天是遇到神棍了,不料他只收了我一元錢,說是符箓紙錢肯定要我花,接著就塞來一張折疊好的黃紙,只